观看《贾宝玉》前,了解一下《红楼梦》

从没读过《红楼梦》,又担心看不懂《贾宝玉》?在这里,根据《贾宝玉》舞台剧的分场表,简单地整理了《红楼梦》的故事大纲。由于剧中人物繁多,所以建议还是应该先略读故事大纲,再看舞台剧。

但因为观看《贾宝玉》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,所以印象有些模糊,请见谅。舞台剧也改编了原著里的部分剧情,以下原著故事大纲仅限参考。

简介

《红楼梦》是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,根据富贵家族的兴衰,对封建科举制度、婚姻自由、等级制度及社会统治思想等进行了深刻的批判。前八十回由曹雪芹著,后40回由高鹗续,并将原名《石头记》改为《红楼梦》。

宝、黛的前世今生

话说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,有绛珠草一株,因受了神瑛侍者的细心浇灌后,修成了仙女,却听说神瑛侍者欲下世为人,所以也决定下世为人,用一生的眼泪来偿还甘露之恩。这绛珠仙子便是林黛玉,而神瑛侍者就是贾宝玉。

(第一回)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,有绛珠草一株,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,日以甘露灌溉,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。后来既受天地精华,夏得雨露滋养,遂得脱却草胎木质,得换人形,仅修成个女体,终日游于离恨天外,饥则食蜜青果为膳,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。

(第一回)那绛珠仙子道:“他是甘露之惠,我并无此水可还。他既下世为人,我也去下世为人,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,也偿还得过他了。”

又说当年女娲炼石补天,剩下了一块石头,自经锻炼之后,灵性已通。某日,巧遇一僧一道,便苦求僧道协助,好让自己可到人间享受荣华富贵。所以,那僧大施佛法,将大石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,并携带此玉到“昌明隆盛之邦,诗礼簪缨之族,花柳繁华地,温柔富贵乡”。

(第一回)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,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,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。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,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,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。谁知此石自经锻炼之后,灵性已通,因见众石俱得补天,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,遂自怨自叹,日夜悲号惭愧。

贾宝玉出生时嘴里衔着的便是那块玉了,因此取名为宝玉,也因而深受祖母的溺爱。宝玉自小喜欢玩脂粉,成天和姐妹们丫头们玩在一块,还说“见了女儿,我便清爽,见了男子,便觉浊臭逼人”。

(第一回)那年周岁时,政老爹便要试他将来的志向,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摆了无数,与他抓取。谁知他一概不取,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。

(第一回)他说: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。我见了女儿,我便清爽,见了男子,便觉浊臭逼人。”

序:预演红楼梦

十二位演员齐声登台,玩起游戏来。起初,他们喊的是演员们的本名,看似好像舞台剧还没正式开始,演员们还在私下玩耍。渐渐地,他们喊的不再是本名,而是他们各自在剧中角色的名字。这体现了《红楼梦》里‘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’的佛家思想。

《红楼梦》里也出现了样貌相似、习性相同,却怀着不同理想与抱负的贾宝玉和甄宝玉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(第一回)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

(第一百零三回)那道人从容笑道:“什么真,什么假!要知道真即是假,假即是真。”

壹:太虚幻境

《贾宝玉》的第一幕从《红楼梦》的最后一回开始:贾宝玉超度后以神瑛侍者的身份重返太虚幻境,却发现自己竟然将一生的经历忘得一干二净。因此,神瑛侍者请求再次下凡,从头开始。

这次下凡,贾宝玉将重点重温一生的经历。而且下凡后,宝玉也会记起所有的一切。面对着无法改变的命运,贾宝玉又会学到什么呢?

(第五回)好一似食尽鸟投林,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!

(第一百零六回)那人道:“谁知你的姐姐妹妹。我是看管仙草的,不许凡人在此逗留。”宝玉欲待要出来,又舍不得,只得央告道:“神仙姐姐既是那管理仙草的,必然是花神姐姐了。但不知这草有何好处?”那仙女道:“你要知道这草,说起来话长着呢。那草本在灵河岸上,名曰绛珠草。因那时萎败,幸得一个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,得以长生。后来降凡历劫,还报了灌溉之恩,今返归真境。所以警幻仙子命我看管,不令蜂缠蝶恋。”

贰:黛玉进府

林黛玉年幼丧母后,外婆贾母便决定将黛玉接进贾家来。宝玉见他似曾相识,颇有好感,却又懊恼为何黛玉没玉,以为玉不识人,便将自己的通灵宝玉狠命摔了,将众人都吓坏了。

剧中,宝玉可能是为了好玩,或为了取笑众人,才将通灵宝玉给摔了。这一丢,不但揭开了众人的‘假面具’,也嘲讽众人重视通灵宝玉的程度,胜于关心贾宝玉。

(第三回)宝玉看罢,因笑道: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。”贾母笑道:“可又是胡说,你又何曾见过他?”宝玉笑道:“虽然未曾见过他,然我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做远别重逢,亦未为不可。”

叁:金玉姻缘

贾宝玉与林黛玉“日则同行同坐、夜则同息同止,真是言和意顺,略无参商”。没想到,不久后,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带着儿子薛蟠和女儿薛宝钗也来了。黛玉天生“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”,而宝钗“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”,下人自然偏爱宝钗多。

薛姨妈说,薛宝钗的金锁是和尚给的,日后有玉的才可正配,从此,贾府便开始传出‘金玉良缘’一说,‘金’乃薛宝钗,而‘玉’乃贾宝玉。

这一幕中,宝玉也和晴雯重逢了。他们戏闹、玩耍,让宝玉恨不得将晴雯紧紧地抓住不放,因为宝玉深知晴雯终究会被赶出贾府,凄凉病逝。最后一句:“看见你真好”,其中保函了宝玉心中百般交集的复杂情感。

肆:谏玉

这一幕说的是众姐妹如何为宝玉选书。《红楼梦》里并没有这一段,但这一幕却明确地透露了宝钗、黛玉、湘云、袭人等的不同性情。其中,宝钗说的功名利禄、忠仁孝义之词,是宝玉最厌恶的。而黛玉选的《西厢记》,原是当时的一本禁书,充满了自由和爱情思想。

宝玉对宝钗道:
(第三十六回)“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,也学的钓名沽誉,入了国贼禄鬼之流。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,立言竖辞,原为导后世的须眉浊物。不想我生不幸,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,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!”因此祸延古人,除四书外,竟将别的书焚了。众人见他如此疯颠,也都不向他说这些正经话了。独有林黛玉自幼不曾劝他去立身扬名等语,所以深敬黛玉。

宝钗对香菱、湘云道:
(第四十九回)宝钗因笑道:“我实在聒噪的受不得了。一个女孩儿家,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,叫有学问的人听了,反笑话说不守本分的。

宝钗对黛玉道:
(第六十四回)自古道:‘女子无才便是德’,总以贞静为主,女工还是第二件。其余诗词,不过是闺中游戏,原可以会可以不会。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,倒不要这些才华的名誉。

宝玉偏爱女儿,却厌恶女人。女儿和女人,又什么分别?

(第七十七回)宝玉又恐他们去告舌,恨的只瞪着他们,看已去远,方指着恨道:“奇怪,奇怪,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,染了男人的气味,就这样混帐起来,比男人更可杀了!”守园门的婆子听了,也不禁好笑起来,因问道:“这样说,凡女儿个个是好的了,女人个个是坏的了?”宝玉点头道:“不错,不错!”

伍:读西厢

俯中传出了“金玉姻缘”的传言,林黛玉听了,不开心,因而常常有意无意地取笑贾宝玉,为了试探宝玉的心意。

剧中,林黛玉便借用宝钗的冷香丸来捉弄宝玉。

(第十九回)宝玉见问,一时解不来,因问:“什么‘暖香’?”黛玉点头叹笑道:“蠢材,蠢材!你有玉,人家就有金来配你;人家有‘冷香’,你就没有‘暖香’去配?”宝玉方听出来。宝玉笑道:“方才求饶,如今更说狠了。”说着,又去伸手。黛玉忙笑道:“好哥哥,我可不敢了。”宝玉笑道:“饶便饶你,只把袖子我闻一闻。”说着,便拉了袖子笼在面上,闻个不住。

所谓‘冷香丸’,其实是宝钗为治咳嗽而炼制的药,其中炼制冷香丸的台词也十分经典:

(第七回)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,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,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,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。将这四样花蕊,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,和在药末子一处,一齐研好。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,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,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,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。把这四样水调匀,和了药,再加十二钱蜂蜜,十二钱白糖,丸了龙眼大的丸子,盛在旧瓷坛内,埋在花根底下。若发了病时,拿吃一丸,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。

谁知,宝玉和黛玉此时早已两心相悦:

(第二十九回)原来那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,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,心情相对,及如今稍明时事,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,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,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,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,只不好说出来,故每每或喜或怒,变尽法子暗中试探。那林黛玉偏生也是个有些痴病的,也每用假情试探。因你也将真心真意瞒了起来,只用假意,我也将真心真意瞒了起来,只用假意,如此两假相逢,终有一真。

陆:解花签

“花签”原是《红楼梦》里喝酒时使酒令时用的。剧中贾宝玉再度下凡,已预知将来会发生之事,便借由解花签来告诉姐妹们未来所遭遇的不幸,心中百般无奈、万分悲伤。这证明了宝玉是多么地关心爱护他的姐妹丫头们。有时候,别人还因此说他是个傻子。

(第三十五回)那两个婆子见没人了,一行走,一行谈论。这一个笑道:“怪道有人说他家宝玉是外像好里头糊涂,中看不中吃的,果然有些呆气。他自己烫了手,倒问人疼不疼,这可不是个呆子?”那一个又笑道:“我前一回来,听见他家里许多人抱怨,千真万真的有些呆气。大雨淋的水鸡似的,他反告诉别人‘下雨了,快避雨去罢。’你说可笑不可笑?时常没人在跟前,就自哭自笑的,看见燕子,就和燕子说话,河里看见了鱼,就和鱼说话,见了星星月亮,不是长吁短叹,就是咕咕哝哝的。且是连一点刚性也没有,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的。爱惜东西,连个线头儿都是好的,糟踏起来。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。”

柒:琪官送巾

琪官,本名蒋玉涵,是位戏班演员,擅唱小旦。这一生中,贾宝玉和蒋玉涵只见过两次面,却结下了很深的缘分。初次见面,他们便交换了汗巾。殊不知,贾宝玉当时用的汗巾其实是袭人给他的。这条汗巾,也冥冥中预示了蒋玉涵和袭人在剧终的姻缘。但是,这条汗巾,也害得宝玉在下一幕被父亲贾政狠打。

(第二十八回)琪官接了,笑道:“无功受禄,何以克当! 也罢,我这里得了一件奇物,今日早起方系上,还是簇新的,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。”说毕撩衣,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,递与宝玉,道:“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,夏天系着,肌肤生香,不生汗渍。昨日北静王给我的,今日才上身。若是别人,我断不肯相赠。 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,给我系着。”宝玉听说,喜不自禁,连忙接了,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了下来,递与琪官。

捌:宝玉被笞

琪官失踪,忠顺亲王俯派人来问话,加上丫头金钏因被宝玉调戏后,被王夫人骂,结果投井自尽,怒得贾政关门笞打宝玉。

父亲无非希望孩子将来能成大器,但宝玉无心追求功名利禄。况且,宝玉从小被贾母疼爱,成天和姐妹们玩耍、作诗,又不爱读书,父亲贾政也拿他没辙。

(第三十三回)宝玉急的跺脚,正没抓寻处,只见贾政的小厮走来,逼着他出去了。贾政一见,眼都红紫了,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,表赠私物,在家荒疏学业,淫辱母婢等语,只喝令“堵起嘴来,着实打死!”小厮们不敢违拗,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,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。贾政犹嫌打轻了,一脚踢开掌板的,自己夺过来,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。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,忙上前夺劝。贾政那里肯听,说道:“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!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,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。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,你们才不劝不成!”

玖:黛玉诗绢

宝玉被打后,好一段时间都无法转身、行走。姐妹们便轮流来探望。书中,林黛玉哭红了双眼,来到宝玉床前,不料凤姐来访,不得不从后门溜走。之后,宝玉因为担心黛玉,便命晴雯把两条旧手帕送去。“旧帕”谐音“就怕”,寓意着“就怕思念”,也代表宝玉明白黛玉的心,知道他必定会为自己而掉泪 。

拾:葬花

或许在别人眼中,黛玉总是那位骄傲、孤僻、多愁善感、无病呻吟的姑娘。他的孤独和寂寞,在舞台剧中更是表露无疑。或许,就连观众也无法理解他。但是,在黛玉的心中,就算是不被众人理解,他也无所谓,因为他只在乎宝玉是否明白他的心。

葬花,在《红楼梦》里,是宝玉和黛玉之间的秘密。每当花开花谢,黛玉便会拾起花朵,将他们埋葬,一则干净,二则为了悼念它们美丽而短暂的生命。花儿凋零,而黛玉薄命。

黛玉道:
(第二十七回)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闺中女儿惜春暮,愁绪满怀无释处,手把花锄出绣闺,忍踏落花来复去。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。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!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,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飘泊难寻觅。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闷杀葬花人,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。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怪奴底事倍伤神,半为怜春半恼春: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昨宵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?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。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尔今死去侬收葬,未卜侬身何日丧?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拾壹:海棠花开

这一幕表面看似一场服装秀,从八卦记者的角度看待贾俯里隐藏着的贪婪腐败,预示着贾俯的衰亡,也反应了大众看八卦,幸灾乐祸的丑态。

“海棠花开”在《红楼梦》里是大祸来临前的凶兆。应当在三月开的海棠,竟然在十一月开花。原先明明枯萎了,怎么又复活了?

(第九十四回)贾母道:“这花儿应在三月里开的,如今虽是十一月,因节气迟,还算十月,应着小阳春的天气,这花开因为和暖是有的。”王夫人道:“老太太见的多,说得是。也不为奇。”

(第九十四回)探春虽不言语,心内想:“此花必非好兆。大凡顺者昌,逆者亡。草木知运,不时而发,必是妖孽。”

拾贰:晴雯补裘

在贾宝玉的心里,孔雀金裘就代表了晴雯。晴雯死后,宝玉就算天气寒冷,也不愿披上雀裘。重返人间,再次披上雀裘,宝玉触景伤情,悲剧从此白热化。

其实,宝玉非常喜欢那件雀裘。贾母赏赐时,还不忘向大家炫耀一番,说是俄罗斯国孔雀毛织的。但,一不小心,雀裘被烧了个洞。多亏晴雯带病补裘,手工好,才没被贾母发现。

之后,宝玉的母亲王夫人听信谣言,将晴雯逼死了。临死前,晴雯将手指甲铰下,给了宝玉,心中万般地不甘愿。

(第七十七回)晴雯拭泪,就伸手取了剪刀,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,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,并指甲都与宝玉道:“这个你收了,以后就如见我一般。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。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,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。

拾叁:紫鹃试情

紫鹃是黛玉的贴身丫头,早已明白宝玉和黛玉之间的情感。《红楼梦》中,他一心想要留在贾俯,也留在黛玉的身边,所以便向宝玉撒谎,说南京的亲戚有意将黛玉接回去,试探宝玉对黛玉的心意。

舞台剧中,却是宝玉心急了,一心想要将黛玉带走,但紫鹃却已经明白了:成长的过程中,必定无法事事如愿;成长也包括试着接受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宝玉对紫鹃道:
(第五十七回)“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:活着;咱们一处活着,不活着,咱们一处化灰化烟,如何?”

拾肆:失玉

一不留神,通灵宝玉不见了!失去了宝玉的宝玉,还是宝玉吗?众人在乎的到底是贾宝玉,还是从他嘴里取出的那块玉?

(第一百二十回)士隐道:“宝玉,即宝玉也。那年荣宁查抄之前,钗黛分离之日,此玉早已离世。一为避祸,二为撮合,从此夙缘一了,形质归一,又复稍示神灵,高魁贵子,方显得此玉那天奇地灵之宝,非凡间可比。

拾伍:掉包计

宝玉失玉后,傻里傻气,疯疯颠颠,让贾母王夫人等都担心不已。凤姐便想出了一招“掉包计”,让宝玉误以为自己娶的是黛玉,但其实却是宝钗。

剧中,十二金钗玩起了“丢手绢”的游戏。游戏规则是,最后那位将被许配给宝玉。这一幕体现出了封建时代的指腹为婚,和现今社会的家族婚姻制度,并同时牺牲了宝玉、宝钗和黛玉三人。

(第九十回)贾母皱了一皱眉,说道:“林丫头的乖僻,虽也是他的好处,我的心里不把林丫头配他,也是为这点子。况且林丫头这样虚弱,恐不是有寿的。只有宝丫头最妥。”

拾陆:大婚

这一幕,气氛格外凄凉。虽是场婚礼,但倒像是葬礼多些。《红楼梦》里,宝玉是在成婚后才发现新娘是宝钗。《贾宝玉》里,宝玉胡闹,掀起面纱,竟发现新娘是黛玉。

可是最后,为什么宝玉还是选择了放弃黛玉呢?他在这里又领悟到了什么呢?

(第九十七回)宝玉说道:“我有一个心,前儿已交给林妹妹了。他要过来,横竖给我带来,还放在我肚子里头。”

宝玉道:
(第九十八回)我有一句心里的话,只求你回明老太太:横竖林妹妹也是要死的,我如今也不能保。两处两个病人都要死的,死了越发难张罗。不如腾一处空房子,趁早将我同林妹妹两个抬在那里,活着也好一处医治伏侍,死了也好一处停放。你依我这话,不枉了几年的情分。

拾柒:哭灵

宝玉宝钗成婚的同时,黛玉病危,临死前还焚烧诗稿、旧帕,崭断痴情。最后,哭干了眼泪,返回太虚幻境。黛玉就这样,不留下一点痕迹地,死了。

拾捌:海棠花谢

就有如之前‘海棠花开’中所预示的,贾俯终于因为贿赂、贪赃,而遭抄家。《红楼梦》清楚表明罪魁祸首乃贾琏王熙凤夫妇。贾俯一夜之间一无所有,“满屋中哭声惊天动地”。

(第八十三回)“还有歌儿呢,说是‘宁国府,荣国府,金银财宝如粪土。吃不穷,穿不穷,算来⋯⋯’”说到这里,猛然咽住。原来那时歌儿说道是“算来总是一场空”。

(第一百零五回)西平王慢慢的说道:“小王奉旨带领锦衣府赵全来查看贾赦家产。”贾赦等听见,俱俯伏在地。王爷便站在上头说:“有旨意:‘贾赦交通外官,依势凌弱,辜负朕恩,有忝祖德,着革去世职。钦此。’”

拾玖:告别繁华

宝玉已看破红尘,但为完成父亲的寄望,仍赴考科举,并中了举人,遂后出家当和尚,皇上因而封宝玉为“文妙真人”。

宝玉离开之后,袭人也遂而出嫁,对象竟是蒋玉涵,仿佛冥冥中早有安排。

(第一百二十回)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,光着头,赤着脚,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,向贾政倒身下拜。贾政尚未认清,急忙出船,欲待扶住问他是谁,那人已拜了四拜,站起来打了个问讯。贾政才要还揖,迎面一看,不是别人,却是宝玉。

(第一百二十回)圣上称奇,旨意说,宝玉的文章固是清奇,想他必是过来人,所以如此。若在朝中,可以进用。他既不敢受圣朝的爵位,便赏了一个“文妙真人”的道号。

(第一百二十回)此时蒋玉菡念着宝玉待他的旧情,倒觉满心惶愧,更加周旋,又故意将宝玉所换那条松花绿的汗巾拿出来。袭人看了,方知这姓蒋的原来就是蒋玉菡,始信姻缘前定。

贰拾:回归

原著里所谓的“赤子之心”,原指佛教思想中,看破红尘,远离凡俗的中心思想。但是,《贾宝玉》中的“赤子之心”指的又是什么呢?贾宝玉说:“赤诚和现实,注定是永恒的战争。”与现实抗战的当儿,如何才能不忘守护着心中的赤城?

(第一百十八回)宝玉也没听完,把那书本搁在旁边,微微的笑道:“据你说人品根柢,又是什么古圣贤,你可知古圣贤说过‘不失其赤子之心’。那赤子有什么好处,不过是无知无识无贪无忌。我们生来已陷溺在贪嗔痴爱中,犹如污泥一般,怎么能跳出这般尘网。如今才晓得‘聚散浮生’四字,古人说了,不曾提醒一个。既要讲到人品根柢,谁是到那太初一步地位的!”

(第一百二十回)那僧说:“情缘尚未全结,倒是那蠢物已经回来了。还得把他送还原所,将他的后事叙明,不枉他下世一回。”士隐听了,便供手而别。那僧道仍携了玉到青埂峰下,将宝玉安放在女娲炼石补天之处,各自云游而去。

(第八回)“通灵宝玉,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

其他人物介绍

王熙凤
贾琏的妻子,也是金陵四大家族中王家的小姐,又称凤姐。天生精明能干、伶牙俐齿,常逗贾母等人开心,也是贾俯的管家,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吃穿住行,都由他管理。但最后因为用人不当,害得贾俯被抄家。

凤姐道:
(第五十五回)虽然看破些,无奈一时也难宽放;二则家里出去的多,进来的少。凡百大小事仍是照着老祖宗手里的规矩,却一年进的产业又不及先时。多省俭了,外人又笑话,老太太、太太也受委屈,家下人也抱怨刻薄,若不趁早儿料理省俭之计,再过几年就都赔尽了。

袭人
贾母遂与宝玉的丫头,无不尽心尽力地服侍宝玉,因希望宝玉成材,而不断地劝他用功读书。最后,嫁给了蒋玉涵(琪官)。

(第三回)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,本名珍珠。贾母因溺爱宝玉,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,素喜袭人心地纯良,克尽职任,遂与了宝玉。宝玉因知他本姓花,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“花气袭人”之句,遂回明贾母,更名袭人。这袭人亦有些痴处:服侍贾母时,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;如今服侍宝玉,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。只因宝玉性情乖僻,每每规谏宝玉,心中着实忧郁。

史湘云
金陵四大家族中史家的小姐,经常往来贾俯与姐妹们作诗、玩耍。

贾元春
贾政的长女,贾俯大小姐,因被皇上选为妃子,入宫生活,最后病逝宫中。大观园也是为了元春出嫁之事而建。

贾迎春
贾赦的女儿,贾俯二小姐,因为父亲欠钱,被许配与孙绍祖,结果被丈夫虐待而死。

(第八十回)王夫人只得用言语解劝说:“已是遇见了这不晓事的人,可怎么样呢。想当日你叔叔也曾劝过大老爷,不叫作这门亲的。大老爷执意不听,一心情愿,到底作不好了。我的儿,这也是你的命。”迎春哭道:“我不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!从小儿没了娘,幸而过婶子这边过了几年心净日子,如今偏又是这么个结果!”王夫人一面劝解,一面问他随意要在那里安歇。

贾探春
贾政的女儿,贾俯三小姐,曾在凤姐生病时出面管理贾俯,最后远嫁他乡。

贾惜春
贾敬的女儿,贾俯四小姐,在贾家没落后,出家成了尼姑。

(第二回)政老爹的长女,名元春,现因贤孝才德,选入宫中做女史去了。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,名迎春;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,名探春;四小姐乃宁俯珍爷之胞妹,名唤惜春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